“刻章救妻”案当事人妻子去世:不要学我做违

2017-03-13 17:14 来源:未知
  

原标题:独家对话丨“刻章救妻”案当事人妻子去世,谈为给妻子治病犯法

5月17日,“刻章救妻”者廖丹告诉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探员,由于尿毒症,妻子杜金领各个功能衰竭,因心肌梗死已于前一天去世。

廖丹和妻子杜金领均已下岗,靠低保维生。2007年,杜金领被查出患尿毒症。家里的积蓄很快花光,并负债累累。因没钱给妻子治病,廖丹找人私刻了医院收费章,以免去高额的尿毒症透析费。他的行为一路畅通,四年没被发现。到事发时,涉案金额高达17.2万余元。

2012年7月11日,廖丹涉嫌诈骗罪在北京东城法院受审。当年12月7日,东城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廖丹有期徒刑3年,缓刑4年,并处罚金3000元。

廖丹“刻章救妻”一事经媒体报道后,获得许多好心人的捐款,善款共筹得50万元,由相关基金会负责管理,善款用于杜金领看病使用。

廖丹告诉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探员,目前50万善款还剩近4万元,将用于给妻子处理后事。目前杜金领家人已来到北京,尸体火化后,将被带回妻子老家河北省进行安葬。

独家对话

5月17日,“刻章救妻”者廖丹告诉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探员,妻子杜金领已于前一天去世。谈到已经离去的妻子,廖丹长叹了口气:“她一病就是近10年,这一下子走了,我心里空落落的。”

  ▲“刻章救妻”者廖丹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  “刻章救妻”者廖丹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杜金领因心肌梗死去世

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探员(以下简称探员):杜金领是在哪里去世的,因为什么原因去世?

廖丹:我爱人16号在医院抢救了40多分钟,但是也没有被救过来。尿毒症让她身体的各功能衰竭,最后的死因是心肌梗死。

探员:在她去世前,有什么征兆吗?

廖丹:去世前,她每周二、周五去医院透析两次,上周五(13日)那天透析完我带着她在外面吃了顿饭,吃完饭回家她说有点晕,我告诉她那你好好躺会,结果躺到夜里我发现她大便失禁了。刚开始是清醒的,我叫她,她还答应,结果4个小时后,怎么叫她都醒不了了。

探员:在家里昏迷后,马上去了医院吗?

廖丹:我赶快找来一个当大夫的街坊,街坊看了眼让赶快送到医院去,送到医院去之后,医生就告诉我,让我有一个思想准备,这次有点够呛。

探员:那天透析完回家,她说有点晕,你当时有过坏的打算吗?

廖丹:没有,因为每次透析完,她都会有点不舒服,但休息一会就好了。

想换肾未等到合适肾源

探员:妻子过世的消息告诉其他家人了吗?

廖丹:妻子那边的家属都知道了,也都赶来北京了,看她最后一眼,遗体现在在太平间,会在今天早上火化完送她回河北老家。

探员:妻子去世前有留下什么遗嘱吗?

廖丹:挺突然的,我们都没有准备,去世前妻子什么都没说。前段时间她住了次医院,我还带着孩子去看她,我们俩还开玩笑,她跟我说“你死了我都死不了”,我当时笑着跟她说,那挺好。

探员:之前咱们还有一个换肾的打算,后来成功换肾了吗?

廖丹:一直在做着换肾的准备,但是始终没有等到合适的肾源,就拿着好心人的捐款给她维持透析。

探员:这几年都怎么送妻子去医院做透析?

廖丹:之前都是骑三轮摩托车送爱人去透析,12年的时候车子被偷了,里面有给孩子买的礼物、妻子的药还有手机,到现在车子也没有找回来。妻子透析在友谊医院,我们家住在靠近通州的地方,距离很远。后来车丢了就借邻居的车把她送到医院。

不要像我一样做违法的事

探员:在你妻子去世前,她的医保问题解决了吗?

廖丹:没有解决,妻子没有北京户口,也没有回河北老家。

探员:若此事当时没有引起这么大的关注,你觉得现在是一个什么情景?

廖丹:没有大家关注的话,可能就只能听天由命了,向亲戚朋友去借钱给她看病,但是即使借钱,也要给她治病。

探员:对其他类似情况的患者家庭,你有什么想说的?

廖丹:我刻章这是一件违法的事情,像我们一样的家庭,不要像我一样做这种违法的事,需要帮助的时候,可以找街道办事处、妇联等机构寻求帮助。

探员:妻子生前,因为照顾她,也因为你的身体不太允许,你没有去工作,妻子去世后你会找一份工作吗?

廖丹:妻子生前,我们一家三口每个月有2700元的低保,因为妻子已经过世,从下个月开始,她的那部分低保就不再发放。我和孩子会有大概2000元左右的低保,为了供孩子念书,看到时的身体情况,身体情况允许的条件下,我可能会在家附近找一份工作,像看门之类的。

探员:你现在还处于缓刑期,法院宣判后的这段日子,身边人对你持有有色眼镜吗?

廖丹:真的要感谢政府,根据我们家里的实际情况,政府也比较同情我们,刻章的时候,也没想过这是犯法的一件事,身边人都知道我是为了给妻子治病犯的法,对我们一家人都很好,能帮的时候就帮我一把。

剩余善款将用于妻子后事

探员:当年筹得的50万元善款,现在使用情况如何?

廖丹:善款都放在基金会里,每月看病的时候,我们先自己垫钱,然后找基金会报销,据了解现在善款还剩下3万7千多元左右,剩下的钱准备给爱人做丧葬费。

探员:这几年,你们两个人还出去打工吗?生活有改善吗?

廖丹:有了大家善款的支持后,生活比原来好一些,每个月靠最低生活保障维持生活,原来爱人还能做一些手工活补贴家用,最近1、2年,越来越不舒服,就没有再做了,现在家里还剩一些当时爱人做的包。我有糖尿病,后来走路脚也不太舒服,没有做其他工作,就主要在家里照顾她了。

探员:妻子当年是怎么得知你刻章骗医疗费救她的事情的?知道这件事情后,她感动吗?

廖丹:知道刻章这件事,是警察调查的事后得知的,对她来说谈不上什么感动不感动,我们在家里也聊起过这件事,还是很感激媒体的帮助。

探员:爱人去世时,孩子在身边吗?

廖丹:儿子现在上高一,爱人走的时候孩子正在军训,16号的时候把孩子从基地接了回来,孩子一下子还不太能接受,吃不下饭,也不太搭理我,孩子很懂事,之前放学,回家的时候能帮一点就帮一点。

探员:爱人已经过世,以后你有什么打算?

廖丹:平时就是我跟爱人两个人在家,妻子一下子走了心里空落落的。爱人的病,一病就将近10年了,我们两口子谈不上什么容易不容易,再没钱的时候,再困难的时候也没想过离婚,就是有一分钱也想着给她治病。以后无论多么辛苦,也要供孩子上学。

案情回溯 “刻章救妻”的罪与罚

双双下岗后 妻子患尿毒症

1997年,经人介绍,26岁的廖丹结识了比他小两岁、在工厂当焊工的河北人杜金领。1998年两人成婚,两年后儿子出生。之后,夫妻俩的单位先后倒闭,只能到处打零工,去街道办了低保。

2007年前后,在一家美容院上班的杜金领被查出患了尿毒症,而且很严重。

透析,是当时唯一的治疗方法。杜金领每周要透析多次,每次420元,每月医药费就超过5000元。让这个并没多少积蓄的家庭很快陷入更艰难的困境。

2007年6月30日,杜金领在北京医院住院开始治疗。

二十多天后,廖丹花光全部积蓄,只能带着妻子出院。医生不停嘱咐,每周必须到医院做两次透析,“不然就没救了”。

廖丹曾去街道办希望给妻子办医保报销,但因为“爱人不是北京户口”,不能享受北京市民医保待遇。办北京户口,条件同样不符合。

廖丹也想过让妻子回河北老家报销医疗费,但“太麻烦了,妻子的身体也经不起来回折腾”。于是,他们决定自费透析。

  ▲廖丹与妻子杜金领。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  廖丹与妻子杜金领。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花光积蓄 刻假章骗取治疗

“钱都借遍了。开始人家借一万两万,后来再借时,说起我媳妇这病,人家说‘兄弟,之前借的钱甭提了,今后您也别来了,这病,没救。’”廖丹决定豁出去了。

廖丹发现,自己每次到医院交钱时,收费室在收费单上盖章后,再让他拿着收费单送到透析科室,两个科室不直接沟通。

2007年11月份,廖丹通过路边刻假章的“小广告”,找人刻了北京医院的收费章,自己在收费单上盖上“章”,然后将收费单交到透析科。

“第一次,我真怕,担心被发现。没想到护士瞅了一下就收起来了。”蒙过去的廖丹,随后一次次“悬着心”去伪造收费单。

杜金领也曾纳闷,丈夫是哪里来的治病钱?“每次问,他都说你别管了。我问多了,他还跟我翻脸说他有办法。”杜金领生前曾回忆称。

2011年9月,北京医院升级收费系统,透析科室负责人发现,杜金领一直在透析治疗,但收费系统里却缺少51次缴费记录,而患者交来的49张收费单均系伪造,涉及费用17万余元。医院报了警。

  ▲为给妻子治病,廖丹用完了所有积蓄。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  为给妻子治病,廖丹用完了所有积蓄。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被判缓刑 获捐50万元善款

2012年2月21日,廖丹再次陪着妻子去北京医院透析时,看到走过来的警察,他知道“这一天还是来了”。

次日,廖丹被刑拘。

廖丹被刑拘后,没有人可以带杜金领去透析。她好几次病危,邻居帮忙叫了救护车,她才死里逃生。

同年3月8日,廖丹取保候审。

2012年12月7日,东城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宣判,以诈骗罪判处廖丹有期徒刑3年,缓刑4年,并处罚金3000元。

廖丹私刻医院收费章救妻的故事经媒体报道后,感动了许多网友。无数好心人的善款累计达50万元,这50万元将用于杜金领之后的治疗及换肾使用。

  ▲“刻章救妻”者廖丹受审。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  “刻章救妻”者廖丹受审。 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新京报记者李馨 实习生张芮 

 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私刻公章罪